全國服務熱線:400-800-5199 英文版

AOMRON

健康與生活技術與應用

消失的微生物 第十六章 對策 第三節

發布人:奧姆龍   時間:2021-05-06   閱讀:923

       新抗生素開發的渠道也需要重新布局。我們不妨回顧歷史來尋找靈感。一個世紀之前,病菌學說的早期開拓者之保羅?埃利希(Paul Ehrlich)對數百種化合物進行了實驗,最終發現了化合物606,即薩爾佛散(Salvarsan)。 這種含砷的化合物對人體無害,卻是治療梅毒的特效藥。更妙的是,這種藥物僅僅針對梅毒。當你患上皮膚濕疹的時候,許多細菌都可能參與了病情,但是往往只有一種細菌占了主導地位。治療只需要針對這一種細菌就會有效。
       然而,在過去70多年里,醫藥公司一直在尋找可以消滅多種類型微生物的“廣譜藥物”。這種策略有許多好處?;颊咔皝砭驮\時——無論是肺炎、尿路感染或者傷口發炎——醫生可以馬上使用廣譜藥物進行治療。而且,如果第一種藥物沒有奏效,第二種,甚至第三種藥物馬上可以來補救——大多數疾病都能這樣對付過去。但是,抗生素的作用范圍越廣、使用得越頻繁,它對我們體內微生物群系的傷害 就越大。
       相比之下,“窄譜藥物”有兩個弊端。首先,這樣的藥 物目前很少。我們需要發現、合成、檢驗它們。如果我們需要一種專門針對肺炎鏈球菌的抗生素,我們必須鑒定出這種細菌特有的靶標;如果是針對金黃色葡萄球菌,我們則需要 另外一種特異性藥物。
       其次,即使我們有了這樣的藥物,我們可能還是不知道對于每位病人要如何治療,要知道,引起人類常見感染的細菌有三四十種??人缘幕颊邅砬筢t的時候沒有帶著一塊寫著 “我感染的是肺炎鏈球菌”的牌子。我們目前的診斷過程過于緩慢,往往需要數天乃至更久。醫生需要更快速的診斷試劑盒,可以對血樣、唾液、尿液或者人的呼吸進行分析,找到特定細菌的獨特化學標簽。有了這些信息,醫生就可以迅速對癥下藥,選擇最合適的窄譜藥物來治療疾病。
       好消息是開發窄譜藥物并不困難。我們只是需要對每一種細菌,篩選新的化合物甚至噬菌體(可以消滅細菌的病毒)。噬菌體可以短時間內就復制出數萬億倍,而且殺菌效果與抗生素一樣有效。要知道,它們與細菌鏖戰了數十億年。最近,一家生物公司正在找我咨詢這方面的事宜。他們正在開發一種類似于噬菌體的藥物,我相信這會開發出一系列新型窄譜藥物。
       我們也可以從發展了十幾年的基因組學里尋找資源。我們已經解析了人類所有主要病原體的遺傳序列,知道哪些細菌具有哪些基因、它們編碼的蛋白質可能具有什么結構——這就好比我們有了尋寶圖。我們可以鑒定出肺炎鏈球菌獨有的基因,繼而找到針對它們特有酶類的抑制劑,為它們“量身打造”抗生素。
       壞消息是這些新型藥物將會非常昂貴??梢灶A計,窄譜藥物的使用人群會比較小一一醫藥公司為了收回成本勢必將提高價格。目前廣譜藥物的價格大約是每天幾十美元,相比之下,窄譜藥物將會是每個療程(通常5?10天)數千美元。就我們目前的經濟模式而言,這完全沒有可行性。醫藥公司關心的是如何研發出數百萬人長時間使用的藥物——比如控制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的藥物,或者是絕癥病人需要的極其昂貴的藥物。
       從診斷的角度看,我們最近取得了相當大的進步。目前有許多尚在開發之中的診斷試劑盒,通過鑒定特定的靶標可以更好地區分病毒與細菌感染。另一類新的診斷試劑盒利用宿主的免疫反應作為指標,可以迅速鑒定出哪種細菌在給我們惹麻煩。這些新的診斷方式目前還處于初級階段,但是它們的前途非常光明,唯一的弊端是價格不菲。
長遠來看,假如忽視了更好的診斷方式及窄譜藥物,我們可能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如果在生命早期攝入抗生素會引起一定比例的肥胖、青少年糖尿病、哮喘或者其他綜合征——那么,這些疾病帶來的多年病痛又該如何定價,況且還有它們奪走的生命?
       我們必須現在未雨綢繆,否則將來就要付岀更大的代價。我提議的窄譜藥物與更好的診斷方式可以作為公共資源,對未來的幾乎每一個人都有價值。這有點兒像是修路。假設在洛杉磯和鳳凰城之間需要一條高速公路——沒有哪一個人有能力單獨完成這項任務,但是我們利用所納的稅款,齊心協力就建成了10號州際公路。這不僅大大提高了附近居民的生活質量,對于住在其他地區的人們,假如有一天要經過高速公路穿越荒漠,不也是一種便利?類似的,我們需要國家層面乃至國際層面的啟動計劃,來開發所需的診斷與治療手段。我們生活在一個越來越小的地球村里一一當我得知中國的抗生素用量比美國更高的時候,我著實吃了一驚。
       剖宮產是另外一項被濫用的醫學操作——對此,同樣需要個人與機構層面的改變。如果你是一個正處于生育年齡的女性,請慎重考慮是否有必要進行剖宮產。它是否對你的孩子更好?問問你的醫生看它是否絕對必要。如果醫生告訴你只有緊急剖宮產才能挽救孩子或者你自己的生命,那么,別猶豫,謹遵醫囑吧。
       最近,一位朋友來找我。她的女兒馬上要分娩了。她知道我的立場?!坝涀?,不要剖宮產……”在我們談話的最后,我這么叮囑她。“除非特別必要,”她表示同意,“如果她確實選擇了剖 宮產,我們也會采用'陰道紗布技術'將陰道里的微生物接種到孩子身上?!?/span>"陰道紗布技術"(gauze-in-lhe~vagina)是由我的妻子格洛麗亞在波多黎各研究出來的。道理很簡單。既然剖宮產出生的嬰兒缺失了母親陰道的微生物,我們可以人為地彌補這項缺陷。將一團紗布放在待產的母親陰道里,這樣便可以收集滿是細菌的分泌物。然后,等孩子一岀生,就小心地將分泌物涂抹到嬰兒的皮膚和嘴上。這與陰道分娩并不完全一致,但是從微生物的角度講,這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第 一步。
       我相信,格洛麗亞的技術或者某種改進方式會逐漸成為 剖宮產的標準操作。這并不是說它是完美無缺的,或者不會引起新的問題。少數嬰兒可能從母親那里受感染。這種感染也可能來自其他方面,但是始終不能排除從母親那里接種到它們的可能性。我們必須對母親進行全面檢查,排除可能的病原體。而且,如果我們開始對剖宮產出生的新生兒進行這種操作,那么我們就需要監測它對日后各個發育階段的影響。也許有一天,我們終于理解了母親傳給孩子的哪些微生物最為關鍵,那么我們就可以只接種這些微生物,但是我對這種可能性表示懷疑。在我看來,正是由于母親微生物群系 的復雜性與多樣性,它們才如此有效。
       與此同時,醫務工作者們也逐漸意識到了變革的必要性。我預計,隨著醫生對剖宮產的后果更加了解,他們將更為審慎地使用這項技術。假如支持剖宮產負面效果的證據越來越多,那么醫院和醫療保險公司對它的熱情就會越來越低。假如有一天,孩子出現什么問題,比如肥胖、青少年糖尿病或者自閉癥一一而這些狀況可以歸咎于剖宮產——那么家長有可能會將醫生及醫院以“不當行為"的名義告上法庭。這勢必會引起極大的輿論關注。目前,醫生擔心的是被控訴“不作為”——沒有攝X線片、沒有開抗生素、沒有使用剖宮產,等等。也許在不久之后,擔心被控訴的理由將是不必要、不合理的作為。有所擔心,就會有所收斂——對醫 務工作者也不例外。

網絡轉載《消失的微生物》作者馬丁?布萊澤。

返回列表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