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服務熱線:400-800-5199 英文版

AOMRON

健康與生活技術與應用

消失的微生物 第十六章 對策 第一節

發布人:奧姆龍   時間:2021-04-20   閱讀:906

       去年夏天,一個親戚打電話給我,說她的腿上起了一片疹子。她還特地用電子郵件發來一張照片:面目可憎的紅色斑塊微微隆起,直徑大約5厘米,中心有一個小小的黑點,斑塊周邊有一圈輪廓,就像被高亮筆涂抹過,看起來很像牛的眼睛。因為是夏天,而且她一直生活在康涅狄格州,三個字馬上進入了我的腦海:萊姆病。我建議她馬上服用抗生素。她立刻采納了,每天都服用抗生素,等疹子退去之后又繼續用了幾天藥,直到病情徹底好轉,療程結束。
       天遂人愿,抗生素治好了她的感染,我們倆都很高興抗生素如此有效,真希望情況永遠如此。老實說,我對抗生素并無任何惡意——正如我對冰淇淋沒有任何惡意一樣。它們都有自己的使用范圍,但是有時候太多的好東西也會變成壞東西——正所謂“過猶不及”。過度使用抗生素及剖宮產正是這樣的問題,而現在我們急需提出相應的對策。
       我們可以做什么?這個問題可以從多個層面來思考。從個人層面看,我們持有什么樣的態度,可以做哪些力所能及的決定?從組織的層面看,醫療衛生機構及政府制定什么樣的政策、優先資助哪些研究?有時候,個人與組織層面的區分不是那么明顯——我們不妨以抗生素為例來做一番分析。
首先,我們必須節制自己使用抗生素的欲望。這是短期之內我們可以采取的最重要、最簡單、最容易實現的措施。盡管這不會扭轉局面,但是可以減緩微生物多樣性喪失的進程。
       我們每一個人都應盡自己的責任,決定如何使用抗生素。告訴你的醫生你想先觀察幾天,看看咳嗽是否會有所好轉,再決定是否服用阿莫西林。假如你的孩子患了感冒,你可以先觀察一兩天再決定是否需要服藥。即使你現在憂心忡忡,也不要催促醫生馬上給個藥方。如果家長不再向醫生施加壓力,醫生們也可以更好地判斷孩子是否確實需要抗生素。
        告訴你的牙醫你不需要抗生素,除非他或者她可以說服你使用抗生素的好處大于潛在的風險。行醫的宗旨是“不作惡”一一牙醫當然也不例外。由于我們無法準確衡量抗生素的風險,它們一直都被忽視了,許多的牙部疾病完全可以通過手術干預或口腔清潔措施來治療。
       你大可不必對自己和孩子們使用這么多的抗菌洗手液。雖然這些產品的核心成分,三氯生(triclosan)不是抗生素, 但它確實可以殺滅細菌。肥皂和清水有什么不好?我自己只有在醫院接觸病人的時候或者流感季節才使用這些抗菌洗手液。在皮膚上生活的大多數細菌都是老朋友了。我認得它們,它們也認得我。我可能從其他人那里沾上細菌,比如從地鐵的扶手上。當然,乘坐地鐵之后我不會吮手指,但是我也不會特意使用抗菌洗手液。我擔心那會消滅掉有益的細 菌——這些微生物小伙伴們可以幫我抵御有害細菌呢。
       回到“孩子生病了我們該怎么辦”的問題。我并不是說在任何情況下都要等等看。有些時候,孩子病得很重,需要馬上檢查。他們煩躁、高熱、呼吸急促,或者他們病懨懨的毫無生氣、對光和聲音反應遲緩。他們可能肚子脹、嚴重腹 瀉或者大面積出疹子。凡此種種都是真正的緊急癥狀。
這時候,家長應當小心地回想當天發生了哪些事情可能引起了這些癥狀,一五一十地告訴醫生。在血液檢查或X線掃描之后,許多病重的孩子往往必須立即接受抗生素以避免永久性的傷害,或者是為了保住性命。這種情況下,假如醫生還擔心傷害孩子體內的微生物,那就有點因噎廢食了。嚴重的細菌感染時時刻刻可能發生,我們要審時度勢,酌情處理。
       因此,醫生將面對這個難題:抗生素非常關鍵,但是目前被濫用了——僅2010年,美國的兒童就使用了4100多萬例。大多數孩子其實不需要它們。
兒科醫生和其他的醫護工作者在培訓的時候就要養成審慎使用抗生素的習慣。他們需要仔細權衡每位患者的病情:這是一種危險的感染,還是溫和的疾???事實上,大多數孩子不用服藥也會痊愈。
       要做出這個關鍵決定并非易事。需要多年的經驗與敏銳的觀察,才能培養出準確的判斷力。對于忙碌的醫生而言, 凡是患者流鼻涕、喉嚨疼、耳膜發炎,一概服用抗生素是較容易的解決辦法。仔細地檢查每位兒童、與家長詳細討論等兩天再看要不要用抗生素、解答疑惑、解釋可能的風險、告訴家長“第二天早上如果不見好轉,就給我打電話”——這顯然需要更多的時間。
       除了更好的訓練,兒科醫生們也需要更高的薪資。說起來非常不可思議,雖然兒科醫生們為我們的孩子們提供了直接的醫療護理,工作在一線,每天接待不計其數的家長和患兒,但他們卻是美國醫生群體里收入水平最低的。另外一些醫生,哪怕他們的工作只是做一些快速的診斷性操作,比如拍個X線片或者做個15分鐘的小手術,收入也比兒科醫生要高許多倍——雖然后者需要做如此之多有關孩子健康的重要決定。顯然,我們的醫療體系出了問題。
       兒科醫生的薪水需要提高,必須足夠保障他們可以按部就班地檢查每位兒童。此外,還需要提供激勵機制,讓他們愿意花時間與家長討論病情。鑒于目前我們的醫療體系嚴重低估了這種關懷的重要性,不難理解,70%患有上呼吸道感染的兒童都拿著抗生素走岀了醫院。
       許多見多識廣的家長、訓練有素的醫護人員都在努力改變他們的態度與做法,但是我們醫療系統的大環境卻不利于他們。人們潛意識里的偏見無處不在。我們認為與醫生會面的時間越短越省錢【在美國,見醫生是按時間收費的——譯者注】:從20分鐘減少到15分鐘,最好10分鐘之內就解決問題。但是事實上,醫生們在思考與診斷病情上花的時間越少,我們在以后的檢查或者不必要的治療上的開銷就越大。
       醫生和家長還要留心當地的風俗習慣是如何影響了用藥方式。在美國,南部各州比西部各州的抗生素使用量高出了50%。我不大相信這兩個區域的細菌感染發病率有如此大的區別。如同剖宮產和會陰切開術在不同地方的使用頻率有所不同,但這反映的僅僅是不同區域的風俗差異。




網絡轉載《消失的微生物》作者馬丁?布萊澤。

返回列表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