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服務熱線:400-800-5199 英文版

AOMRON

健康與生活技術與應用

消失的微生物 第九章 被遺忘的世界 第四節

發布人:奧姆龍   時間:2020-12-25   閱讀:898

       馬歇爾與沃倫的工作表明,幽門螺桿菌引起了潰瘍病及胃炎。我們悉心研究了他們的工作,然后開始考慮另外一個問題:這些細菌是否與胃癌有關。胃癌是胃部的重大禍害。 這是一種可怕的疾病,一旦確診,90%的患者都會在5年之內去世。在1900年的美國,胃癌是癌癥中的頭號殺手;在世界范圍內,它至今仍然是致死率排名第二的癌癥,僅次于肺癌。
       1987年,我們試圖說服美國國立癌癥研究院與我們合作,探索幽門螺桿菌與胃癌可能的關聯。然而,他們謝絕了我們的邀請。但兩年之后,位于檀香山的日本-夏威夷癌癥研究計劃的領銜研究員,亞伯拉罕?野村(Abraham No?-mura) 博士主動聯系了我。他與同事們針對生活在夏威夷的 日裔美國人進行了疾病風險方面的開拓性研究。當時,他希 望能夠用我們的血清試劑盒來研究與幽門螺桿菌相關的胃癌風險,我立刻答應了下來。
       在1965?1968年之間,超過7400名年齡在45?65歲 間的日裔美國男性參與了檀香山心臟研究計劃。這些男性都是退伍軍人,他們所在的美國軍隊第442路縱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做出了卓越貢獻。我小時候就讀過詹姆斯?米切納 (James Michener)寫的《夏威夷》一書,這些士兵一直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當大量的日裔美國人被集中囚禁在美國西海岸的時候,這些軍人正冒著生命危險(有些甚至犧牲了生命)保衛美國。前參議員丹尼爾?井上(Daniel Inouye)就是他們中的一員。
       到了1989年,我們從這些老兵身上獲得了接近6000份 血液樣本,并冷凍了起來。在此期間,超過137人患了胃癌,其中109名都可供研究。我們同時對另109位沒有患胃癌的老兵進行了對比研究,檢測了他們體內針對幽門螺桿菌的抗體。這項研究的一個優勢在于,我們的血液樣本是在 癌癥發作之前12年左右收集的,這個時間差可以幫助我們確立其中的因果關聯。
       我們探尋了兩個簡單的問題:第一,60年代,哪些人的胃里具有幽門螺桿菌?第二,這些細菌是否與后來罹患的胃癌相關?
       我們的發現非常令人震驚。攜帶了幽門螺桿菌的人比沒有攜帶的人在接下來的21年里患胃癌的概率大6倍。我于是趕在一次學術會議上第一時間報道了這個最新發現,巧合的是,這與8年前馬歇爾報道他們發現的正是同一個學術會議。與此同時,在英國和美國加州進行的平行研究(parallel studies)得出了類似的結果。隨后我們發現攜帶cagA陽性菌株的人們患病的概率是其他人的兩倍。
       很快,一切都研究清楚了:幽門螺桿菌不只是旁觀者, 它們參與了胃癌的發生。1994年,基于我們及其他實驗室的工作,世界衛生組織將幽門螺桿菌列為一級致癌物。它與胃癌的關系就像吸煙與肺癌的關系一樣無可置辯。
       難怪世界各地的醫生都開始相信“幽門螺桿菌沒一個好東西“從潰瘍病到胃癌,一切癥狀都暗示著幽門螺桿菌對人類是有害的。醫生們開始在所有患有消化道疾病的病人身上尋找這些細菌,一經發現,就用抗生素消滅它們。究其原因,部分是緣于對胃癌的恐懼,部分是要治療患者的病癥。 但是除了針對潰瘍病,并沒有臨床測試表明這些藥物當真有效。盡管如此,只要發現了幽門螺桿菌,醫生們還是很樂意消滅掉它們。

網絡轉載《消失的微生物》作者馬丁?布萊澤。

返回列表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