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服務熱線:400-800-5199 英文版

AOMRON

健康與生活技術與應用

消失的微生物 第八章母與子 第五節

發布人:奧姆龍   時間:2020-12-09   閱讀:914

       對嬰兒體內獲得微生物群系的另外一個威脅來自于母親攝入的抗生素。在反應停事件之后,醫學界對于孕婦用藥格外謹慎。這是否意味著推薦給孕婦使用的抗生素就是安全的呢?它們對誰安全,是母親還是胎兒?
       大多數醫生認為青霉素類藥物是安全的,包括氨苯青霉素、阿莫西林和安美汀(Augmentin),它們往往用于治療 1。。懷孕期間的各種輕度感染一咳嗽、嗓子疼、尿道感染,等 等。有時候,即使醫生認為孕婦患的是病毒感染,“為了安全起見”(鑒于她們有輕微的可能感染的是細菌),也依然會開些抗生素。正如我們所知的那樣,抗生素對母親體內所有部位的細菌都有影響,它會抑制易感細菌、篩選耐藥細菌。 孕婦服藥的時間越接近分娩,新生兒微生物群系受的影響就越大。
       然后是分娩本身。產婦往往都攝入抗生素以抵御剖宮產之后的感染,或者預防B群鏈球菌的感染。在今天的美國,大約40%的女性在分娩期間接受過抗生素注射,這意味著大約40%的新生兒在獲得奠基微生物的同時也接觸了抗生素。
       30年前,2%剖宮產的女性在手術之后會被感染。這令人無法接受。因此今天所有的婦女在第一次剖宮產之前都接受抗生素注射以防萬一。
在新生兒身上,抗生素同樣用于預防B群鏈球菌感染。這種細菌生活在腸道、口腔、皮膚,有時候也出現在陰道,但是很少給母親帶來麻煩。其實,鏈球菌是人體里發現的最常見的細菌類型之一。在美國,約1 /4?1/3的孕婦攜帶有 B群鏈球菌。
       但是有時候,B群鏈球菌對免疫系統尚未發育完全的新生兒來說是致命的。雖然這樣的感染并不常見,但是醫護人員推薦所有的孕婦在分娩前都做這項檢查。如果結果是陽性,他們會讓孕婦在臨近分娩之前打一針青霉素或者有類似效果的抗生素。
       但是,我們也都知道,抗生素的作用范圍廣泛,并不專一,而這正是問題所在。當抗生素消滅B群鏈霉素的時候, 它同樣影響了其他對我們有益的細菌,消滅了易感細菌,篩選了耐藥細菌。這種做法改變了母親身體各處的微生物組成,而且這一切都剛好發生在代際轉移即將發生的時刻。
       嬰兒受到的影響同樣無法預料。任何進入胚胎血液或者母親乳汁里的抗生素都不可避免地影響到嬰兒體內微生物的組成。一個剛生下來血液里就流淌著青霉素、腸道里就含有耐藥細菌的嬰兒,與那些不含藥物或者不含耐藥細菌的嬰兒是截然不同的。原因在于抗生素影響了發育中的微生物組, 但是我們只是剛剛開始理解這個過程。一個可能的結果是抗生素抑制了某些類群的細菌,促進了另外一些類群的細菌。 無論這是微不足道的暫時現象,還是一個累積效應的開始, 我們目前都不得而知。我相信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重要領域。
       總而言之,在美國,每年都有超過100萬的孕婦檢測出了B群鏈球菌,而且這些人都將在分娩期間接受靜脈注射青霉素,以避免胎兒受到B群鏈球菌感染。但是,實際上,每200個嬰兒中只有1個從攜帶著B群鏈球菌的母親那里獲得該細菌。為了避免1個孩子,我們連累了其他199位孩子。 一定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青霉素除了偶爾引起過敏,似乎沒有其他明顯的副作用。如果真是這樣,大規模的濫用似乎不是問題。但是如果微生物群落組成的變化會影響嬰兒的代謝、免疫乃至智力方面的發育呢?在接下來的篇章里,我們將會看到,根據我的實驗室與其他一些實驗室的研究結果,這些憂慮并非毫無根據。
另一項重要的考量在于,盡管今天的嬰兒出生時患有B 群鏈球菌感染的概率越來越少,但是其他細菌感染的概率卻在不斷增加。通過消滅或者抑制某些細菌,青霉素也在篩選著耐藥細菌,比如某些毒性大腸埃希菌,它們本身就可以感染新生兒。為了避免少數嚴重的新生兒感染,我們每年連累了 100萬名母親接受青霉素,而且凈收益可能并不如我們預期的那樣大。最近,與一位同事的對話也令我非常震驚。雖然檢測結果表明他的妻子并不攜帶B群鏈球菌,但是醫生仍然建議她接受高劑量的青霉素(以免他們“遺漏”了什么)。 幸運的是,她拒絕了許多女性在另外一個場合下也接受了抗生素,這就是會 陰切開術。這個手術通過剪開會陰來預防胎兒頭部露出產道時造成會陰撕裂和大出血。20多年前,約有一半的美國女性在分娩時接受該手術。如今,由于習俗的改變,這個比例降到了1/3。但是在拉丁美洲,9/10的女性在第一次自然分娩的時候仍然會接受這些手術。這個比例因各地的風俗習慣以及醫生的建議而異。但是大多數母親可能從來沒有意識 到在分娩的時候她們接受了抗生素——醫生沒有告訴過她們,新聞媒體也沒有報道過。
       最后,嬰兒也會直接接觸到抗生素。大多數父母都沒有意識到,時至今日,美國的新生兒一岀生就攝入了抗生素, 這是為了避免兒童眼部感染。多年之前,當還沒有抗生素的時候,患了淋病的女性無法清除病原體,但她們也不會表現出任何疾病的癥狀,這些狀況只有當她們的孩子患上一種可怕的眼部感染后才會被發現。當嬰兒出生的時候,他們的臉上就沾上了這些細菌。這種叫做淋球菌性眼炎的眼部感染有時會非常嚴重,有些嬰兒甚至會因此失明。
在過去100多年里,人們都使用眼藥水來預防這種感染,最初用的都是硝酸銀,最近開始使用抗生素。盡管廣譜抗生素的抗菌效果主要限于眼部,但它卻會被血液吸收并散布到新生兒的身體各處。雖然它的劑量很低,但是這一時機卻非常關鍵——此時正值嬰兒體內的微生物群系開始形成的關鍵時期,即使是低劑量的抗生素也有可能影響奠基微生物群系的組成。我的實驗室正致力于開展這方面的研究,來衡量抗生素對微生物群系的干擾程度。
       因此,盡管嚴重的疾病非常罕見,每年在美國出生的400多萬名嬰兒都在接受著抗生素治療。我們可以并且應當 用更好的方法來篩選出真正需要抗生素治療的嬰兒,這樣的嬰兒在每年的幾百萬新生兒中也許只有幾百人。在瑞典,新生兒不必接受硝酸銀或者抗生素眼藥水的治療,但瑞典的感染率并未因此上升。這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可循的先例來更加細致地評估風險與收益。然而,目前我們采取的方案是“寧 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這一方案默認的前提是:抗 生素的使用基本上沒有生物學代價??墒?,如果這是有代價的呢? 
網絡轉載《消失的微生物》作者馬丁?布萊澤。

返回列表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