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服務熱線:400-800-5199 英文版

AOMRON

健康與生活技術與應用

消失的微生物 第八章 母與子 第三節

發布人:奧姆龍   時間:2020-12-09   閱讀:918

       隨著孕婦腸道內的微生物儲存能量,她們陰道內的微生物種群也開始發生變化。它們同樣也在為分娩做準備。如前 所述,生育期女性的陰道里充滿了乳酸桿菌,正是它們使得陰道腔呈酸性。這種環境提供了一個堅固的屏障,可以抵御那些對酸性敏感的細菌。乳酸桿菌同樣演化出了有效的分子武器,可以抑制甚至消滅其他細菌。
       在懷孕期間,孕婦體內的乳酸桿菌生長旺盛.占據了統治地位,把其他的微生物或者潛在的入侵者都擠了出去。它們在準備著一件大事——分娩——這一刻將在懷孕的第38周或第39周來臨。我們并不清楚該過程的誘因是什么,為什么有人會“提前”兩周,而有人會“推遲"一周。我的推測是這個過程也同樣有微生物的參與。
       母親的羊水一旦破裂,就會經過陰道流到大腿,并將細 菌散布到她的周身。這股飽含著乳酸桿菌的激流迅速漫過母親的皮膚。與此同時,胎兒還在子宮內等待出生。隨著分娩的進行,宮縮逐漸加劇,子宮頸充分擴張,為胎兒降生做準備。最后,一股包含著腎上腺素與催產素的“激素洪峰”涌過母親與新生兒,嬰兒出生了。
無論分娩快慢,胎兒一出生馬上就接觸到陰道里的乳酸 桿菌。當胎兒通過陰道的時候,后者就像一只富有彈性的手掌,緊緊地包裹住嬰兒柔軟的身體,撫摸過每一寸肌膚。就是在這個過程中,細菌轉移發生了。嬰兒的皮膚就像海綿,吸收了它周圍的乳酸桿菌。胎兒的腦袋朝下,而且面對著母 親的背部,恰好貼合著產道。嬰兒吸入的第一口汁液包含了 母親陰道里的微生物,也不排除有一定的腸道微生物。天然的分娩并不是一個無菌的過程,但是它從來都是這種狀態——從我們最早的哺乳動物祖先算起,至少7000萬年了。
       一旦出生,嬰兒就本能地尋找母親的乳頭開始吮吸。于 是,嬰兒嘴上的大量乳酸桿菌就混著第一口母乳進入了體 內。沒有比這更完美的互動了——乳酸桿菌和其他產乳酸菌 可以分解乳糖——母乳里的主要糖分,并提供能量。嬰兒的第一口食物是母親的初乳,與之后的普通母乳不同,它富含抗體,可以保護嬰兒。這一系列恰到好處的組合,涉及了陰道、嬰兒、口腔、乳頭、母乳,一切都是為了保證新生兒腸 道內的第一批微生物可以幫助胎兒消化母乳。這些微生物同樣可以合成它們自己的抗生素,從而抑制其他競爭性的或者更危險的微生物在新生兒的腸道寄居。母親陰道內的乳酸桿菌在懷孕期間大量繁殖,并成為進入嬰兒無菌腸道的第一批住戶,它們為隨后到來的微生物種群奠定了基礎。嬰兒現在具備了必需的條件,可以離開母體獨立生活了。
       幾天之后到來的母乳為新生兒提供了更多的益處。它包含了嬰兒不能消化的寡糖類物質。為什么母乳里竟含有嬰兒不能直接利用的高能量物質?原因還是在于微生物。寡糖類物質可以被特殊的微生物利用,比如嬰兒雙歧桿菌 (Bifidobacterium inf antis) 9它是健康嬰兒體內的另外一種重要細菌。母乳的組成正是為了篩選特定的細菌,并給它們一定的先行優勢,從而可以競爭過其他細菌。母乳里也包含了尿素。這本是尿液中的一種主要代謝廢物,對嬰兒是有毒 的,不過它同樣可以用于篩選特定的細菌。細菌可以利用尿 素作為氮源合成自己的蛋白質,而不必直接與嬰兒競爭氮源。母親體內的廢物都可以用來促進對嬰兒有益的細菌生長。大自然之機巧,怎不令人贊嘆!
雖然嬰兒降生之后會接觸到各種各樣的細菌,但并不是 隨便哪種微生物都能在人體內棲居的。在億萬年綿延不息的演化之中,大自然選擇了那些有益的細菌,它們為發育中的嬰兒提供了最關鍵的代謝功能,并滋養了嬰兒腸道內壁的細胞。這些有益細菌的大量繁殖也讓那些有害細菌無處興風作浪。
與此同時,母親皮膚上的細菌也在忙著占領她的孩子,每一次親吻都引入了她口腔里的細菌。很久以前,母親曾經把她們的孩子舔舐干凈,許多動物直到今天依然在這么,這有利于將它們的微生物傳播到下一代身上。但是今天,當孩子出生之后,每一個人都忙活著把胎兒洗干凈,洗去從母體里帶來的包被。這層包被,由胎兒皮膚分泌的嬰兒皮脂組成,包含了數百種有用的成分,包括抑制特定危險細菌的蛋白質。由于醫院的護理人員都忙活著把嬰兒洗干凈,好抱給父母及攝影師看,這層皮脂往往都被洗掉了。在億萬年的演化中可能發揮著保護作用的天然皮脂被洗掉了,醫院的護理人員是在“護理”嬰兒嗎?盡管目前還沒有這方面的具體研 究,但是直覺告訴我,這些皮脂會吸引對我們有益的特定細菌,并阻隔潛在的病原體。
       第一批進入嬰兒體內的細菌開啟了一個動態的過程,為后續微生物的到來搭建好了舞臺,逐漸顯現岀成人體內微生物群系的模樣。它們激活嬰兒體內的一些基因,并為未來的微生物群系構建好了微環境。它們的存在對腸道而言屬于外來刺激,從而幫助了免疫的發育。我們出生就具備的先天性免疫系統,這一系統包含了一系列蛋白質、細胞、去垢劑(detergents).細胞連接,它們可以識別出許多不同種類微生物共有的分子結構,從而保護我們。與此同時,我們的適應性免疫系統只有經過后天的訓練才能區別“我”與“非我”。我們幼年時期接觸的微生物正是“指導”這一過程的第一任老師,“教會”了免疫系統如何識別危險。
慢慢地,嬰兒獲得了更多的微生物一部分來自于他們漸趨復雜的飲食,一部分來自于周圍漸趨復雜的人群: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兄弟姐妹,再往后,還有其他的親戚、鄰居、同學、朋友和其他陌生人。最終,這個過程越來越無序,接觸到的微生物不同,留下來的微生物也不同。就像前面討論過的那樣,到了3歲,每個孩子都已經奠定了自己獨特微生物群系的基礎。在我看來,這非常了不起。在短短3年的時間里,各種各樣的微生物就自發地組織成了一個可以支持生命的系統,而且復雜性與成人的微生物群系不相上下。這個過程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都發生過。最初這3年里,新入住的微生物最富于變化,這也正是嬰兒在代謝、免疫、神經方面快速發育的時期。這個關鍵的時期為人生后續的過程,包括童年、青春期、成年、老年階段都奠定了良好的生物學基礎——除非某些外在因素擾亂了它們。


網絡轉載《消失的微生物》作者馬丁?布萊澤。

返回列表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