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服務熱線:400-800-5199 英文版

AOMRON

健康與生活技術與應用

消失的微生物 第六章抗生素的濫用第二節

發布人:奧姆龍   時間:2020-11-08   閱讀:943

第六章抗生素的濫用
第二節
       現在回到正題,潛在的呼吸道病原體何時會引起兒童疾 ???如果兒童生病了,什么時候需要接受抗生素治療?要回 答這些問題,我們先得了解另外一個問題:你的孩子有多健 康?如果他們還有另外一種感染,比如“胃腸型感冒",或者免疫系統承受著壓力,比如一種過敏阻斷了咽鼓管,那么這時候,你的孩子就更容易患上嚴重的耳部或者胸腔感染。在極少數情況下,這些疾病會引起更嚴重的并發癥,比如肺炎或乳突炎(mastoiditis, —種外耳道感染)。
       那些看起來健康的孩子也可能被感染。假如你生活的鎮上有1000個孩子都接觸了同樣的呼吸道病毒或者細菌—— 在冬天這是常有的事一一這勢必將會引起一系列后果。有些孩子可能只是攜帶者而毫無癥狀,有些孩子可能過了一天才有反應,有些則需要過兩到三天。在四五天之后,患病的人數開始減少,但是有少數幾個總是恢復得比較慢。整體分布遵循一種我們熟悉的鐘形曲線:少數不生病、大多數生病并 且病情嚴重程度遵從正態分布、少數病得很厲害。醫生可以識別出感染的嚴重程度,卻很難預測病人恢復的快慢。盡管病得厲害的人只是少數,只占5%?10%的比 例,但60%?80%喉嚨痛或者耳朵疼的孩子在跟隨父母去見醫生的時候都領到了抗生素的處方??梢娽t生往往也并不確定這些疾病是細菌還是病毒感染。醫生見到上呼吸道感染就習慣性地開出抗生素。他們這么做有一個很好的理由——擔心風濕熱。這是一種非常嚴重 的炎癥疾病,很像風濕病,而且往往是在咽炎鏈球菌感染沒 有得到治療之后的兩到三周里發生。這會引起災難性的自身 免疫病,一旦針對這種鏈球菌產生的抗體與兒童的心肌、關 節、皮膚或大腦細胞“交叉反應”,后果不堪設想。
       在抗生素出現之前,每300個患有鏈球菌感染的孩子里會出現1例風濕熱,如果這種鏈球菌非常厲害,這個比例會 高達1/30。時至今日,醫生給鏈球菌性喉炎患者開抗生素, 并不是為了縮短感染時間一它在這方面的效果微乎其微, 主要還是為了避免風濕熱。大多數人,甚至包括一些醫生, 都沒有意識到,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抗生素主要是為了預防, 而非治療。不過這里有一個問題。兒童的咽喉里一直都有A群鏈球 菌,冬天尤其顯著。這種狀況可能持續數月,在此期間他們 只是健康的攜帶者。但是假如與此同時你的孩子染上了普通 的感冒病毒,并且喉嚨開始痛,你帶著孩子去見醫生,醫生 做了一個喉部微生物培養檢查一一好家伙,A群鏈球菌出現 了!于是,醫生就“合情合理”地開了預防風濕熱的抗生素,哪怕感染實際上是由病毒引起的。
       即使是由細菌引起的鏈球菌性喉炎,其病程也往往都很 短暫,幾乎所有的孩子在一兩天之內都會好轉。但如果你的 孩子在病情好轉之前服用了抗生素,你恐怕就會認為是藥物 起了作用——這是典型的“將相關性混淆為因果性”的例子。服用阿莫西林與你的孩子開始康復明顯相關,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是藥物帶來了康復。
那么,醫生是如何區分輕度的細菌或病毒感染與更嚴重的感染呢?或者他們如何區分寄居與感染呢?這個問題至關重要,因為這個問題的答案將決定我們要如何控制抗生素的濫用——但不幸的是我們目前尚不清楚這個答案。那些行醫多年敏于觀察的臨床醫生知道,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那些患上了更嚴重并發癥的兒童會有特定的報警跡象:他們會燒得更高,癥狀持續的時間會更長,白細胞數量更加異常,而且他們看起來更糟糕。不過很多時候,這都是一個難以得出準 確結論的灰色地帶。但這是一個重要的灰色地帶。除非醫生可以輕易地區分是病毒還是細菌導致的喉部感染,否則他們將一直采取更保守的策略。此外,醫生的日程表往往都排得很滿,他們可能只有20分鐘診斷一個孩子,期間還得填好所有的手續。由于缺少快速、廉價又準確的診斷手段,再加上時間緊迫,抗生素的濫用就這么發生了。一些最新的診斷手段或可改善狀 況,但是過于昂貴,目前用得極少。
       此外,醫生還有被告上法庭的顧慮。假如他們沒有及時治療兒童,后果很嚴重,怎么辦?他們將如何回答律師的質問:“在這個孩子的耳部感染惡化成腦膜炎并導致他/她半身不遂之前,你為什么不給他/她使用抗生素?”
       上述這些復雜的利害關系一直都在發揮著作用,范圍之 大,前所未有,涉及世界上好幾代的孩子們。這個循環在不 斷重復,甚至愈演愈烈。當數百萬兒童接受了大量的抗生素 來治療他們本來沒有的細菌感染,這會帶來什么樣的麻煩? 后果不堪設想。抗生素的使用量非常巨大,而且還在逐年攀升。1945 年,發表在《臨床探索學報》C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這一著名刊物上的一篇文章報道了青霉素治療64名肺炎患者的驚人療效。如此大范圍的治療產生了極為神奇的效果。但是到了 2010年,美國的醫療人員開出了2. 58億例抗生素,超過100萬倍的用量差異。這相當于每1000例處方當中就有833個含有抗生素。我們不知道是否每一例開出的抗生素確實被使用了,不過大多數應該都用了。家庭醫生 開出了25%的抗生素,緊隨其后是兒科醫生和內科醫生。牙 醫開出了10%,相當于每年2500萬例。

兩歲之前的孩子是抗生素的最大消費者:每人每年平均 使用了 1.4例。這意味著,平均而言,美國兒童在生下來的 頭兩年內接受了將近3次抗生素治療。在接下來的8年里, 他們還將平均接受8次抗生素治療。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 防中心的統計數據推算,平均而言,美國的孩子在20歲之前將接受17次抗生素治療。這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是與之前對美國及其他發達國家的研究結果一致。20?40歲之間的青年們平均接受了13次抗生素治療, 這意味著他們在40歲之前接受了 30次抗生素治療。這是平 均而言。當然,有人用的多些,有人少些,但是潛在后果非 常嚴重。許多年輕的女性將會成為母親,為她們所哺育的下 一代提供最初的微生物群系。我們稍后將探討這個問題:抗 生素使用如何影響了人體微生物的代際傳播。


網絡轉載《消失的微生物》作者馬丁?布萊澤。 

返回列表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久久